当前位置:首 页 > 我的日记 > 查看文章

我的日记, 栖息晓筑 你是第1816个围观者 2条评论 供稿者: 标签:

忘/我没有很努力要自己去遗忘/那些和日记一起收藏的过往/孤单在思绪之中变得很漫长/想/我没有很刻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和照片静止的模样/我学着坚强/坚强到不用学着不想/学着遗忘/还是害怕夜深人静时总是想起你/还是害怕的不经意听见你的消息/然而当爱意已经沉淀得太清晰/当拥有已经是失去/就勇敢的放弃/还是害怕一个人时就很难忘记/还是害怕突然宁愿当初没有决定/然而当爱最后的出口是分离/我会这么相信/走下去
上帝已死,众神在堕落……

我死了
一年前的某个夜晚,我以为自己已经永归静夜。结果弄半天,我还活着,浪费表情,日子一天天过,我以为我会在冷清的九月完美谢幕。不料,我竟继续存在,像极了nb人士所传的僵而不亡的百足之虫。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练成了传说中的长生之术,可以嫉妒死秦皇汉武唐太宗,顺便为道家们申一下千古之冤。
纳闷,怎么我还在呢。侥幸想想,该不是转运了吧。终于,某天,我还是并入了最初的轨迹,我死了。值此祭日,特纪念之。
扯淡
或许上帝念天下文坛衰败,特造出我来凑数。又为了世上不至添一文科白痴(因为我理科已经白痴了,总不能双冠王吧),上帝赐了我一个好记性。自次滔滔文坛大论,连并史地千军万马,皆吾谈笑同灰飞烟灭。什么《尚书》《汉书》《史记》《札记》亦是一扫而过。于是乎众人哈哈哈,以为又一位天才少年诞生。
那些过往,连并苦涩。,一刀一刀的刻在了心里。永远无法泯灭,记住了,永远永远。不要劝我去学着遗忘,原来记忆好的人是最最愚蠢的。
我丫就一废物
天上的风筝哪儿去了,从前的我们哪儿去了,路太远,我忘了。我还是我麽,我怀疑我已经把自己迷失在那年的烟花季节了。都说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怎么我竟常常陷入时间的轮回。我的世界往事重回不已,在意念中不停演绎。一直在追忆,用尽全部力气。真正的时光机,是精神的,我用它回到过去,就回不来了。
我们的名字,有着相近的意义,内涵智慧。可上帝创造我们时,存了私心,给了我苦涩的智慧,却给了他除此之外的所有。智慧有些时候只是堂皇的摆设,如果说我的生命里注定要出现宿敌,那么,我仅有的,敌不过那些除智慧之外的所有。更何况,我现在一无所有,连上帝最初的赐予,也遗失在流年。那个凄美的童话,人鱼公主用自己柔美的嗓音向女巫换来了对爱人的相守。她毕竟还有可供交换的,而我,卑微到无物可换,也就无法实现梦想。
曾看过一部名为《薇若妮卡的双重生命》,冷僻的电影。世界上,没有我的双生花,没有属于我的空间;生命中,只有一个自己,一个人而已。
在这个繁华的年代,我犹如盛宴上的残渣、垃圾;一无是处,绝无仅有。更可悲的是,如此稀有的东西,却未获国家保护稀有物种的待遇。工业社会,垃圾处理向来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好在有你为社会做贡献。感谢你对这颗千疮百孔的心完成最后一击,希望它最后的涅磐是一个小小的蝶形风筝,希望真的有人比我还要爱你。让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区听《安静》。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都是骗子
庄子是骗子!少游是骗子!乌托邦是骗子!我们都是骗子!!人们说过的话,都不可相信,诚如你,诚如我。诚如我曾经说过我不会爱上任何人。诚如你说过你已经对感情失去了期待。女子的誓言是不可信的,聪慧的女子本来就不相信什么誓言。
人类的感情,远不比上帝真实。
玉谿和尼采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佳人锦瑟怨年华。离别之恨,尽在琴音。至若之情,郁结中杯。此诗此句,泪血尽浸,幽伤要眇,往复抵徊。我想我是存着深深的玉谿情结的,常常沉溺在他凄若的才情不可自拔。可惜只浸得玉谿之情,未获其才。才情才情,只有情,没有才,可悲的我。“凡一切已经写下的,我只爱其人用血写下的书;然后你将体会到,血便是精义。”尼采如是说。我也喜欢,喜欢血的红腥味。泣血而书纵是悲情,亦为精义;亡国之音,离伤之曲,尤为悦耳。我想试试戳瞎双眼,看一看血红的世界。只听不看,有时会很快乐, 这便是电话的妙处。每天结课后,我只想逃。低着头,不愿看到,他们的美好。古人造词真绝——触目伤怀。我的眼不想再被什么弥望了,过一过《地下铁》中男女主角的生活,兴许很好。如果一个人只看到黑暗,他就不会惧怕黑暗,也不会为身处黑暗而伤心了。生存即毁灭,尼采说的。毁,毁,毁!与其被生活毁,不若自毁来的痛快。我写文字,兴许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毁。然偏激不若尼采彻底,豪放不及主席之王气,婉约伤怀不似后主字字泣血,仙逸更欠太白之超脱。注定了我无力成为一名文人,自古中国文人皆凄惨,可他们仍旧可以笑,而我为一无是处而笑!我主造物则矣,何故造余?

这是一个有毒的世界。就像事物的统一与对立一样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有的人天生免疫,有的人套了防毒的套子,他们毒不到。前几天我被毒死了又救活过来,也基本抗毒了,只是那次被毒死之后,对毒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所以直到今天,我仍在不停的逃毒,在这个无处不有毒的地方。毒是会笑的,甜甜如甘草,本身有益,但你若和鲤鱼一起用,必中毒,无解。被毒的麻木了,就连有毒的空气也觉得新鲜,往前逃,还是毒,坐下,吸食。我仍在不断的给自己套上枷锁,心中那道血痕,像台永不疲倦的机器,源源不断地生产痛苦。这也是毒。
扯淡Ⅱ
伟人死了,留下堆垃圾后代,充斥地球。100年不变的初级阶段我是肯定熬不到头,留给后人慢慢玩吧,希望你们能玩出个中级阶段,玩出个共产主义,倒也算圆圆当代人聊以自慰的甜蜜神话。我真的是无产阶级,真的。所以我深深的爱着我亲爱的战友和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真TM想拼了命去干社会主义,令其早日升级。可惜的是,社会主义它不爱我。我只是无产阶级,而不是无产阶级统治者。
现在的政治真是越来越不适合男人们玩弄了,应该让权给女人们。钱钟书早就说过,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家。而且女人掌权要有了矛盾至多也就是扯头发抓脸什么的,不会动不动就坦克飞机原子弹,这样世界便也和平了。圣主诛心,庸主诛族,你诛心诛得到家,真是政客中的政客。
扯政治风险太大,就此打住,想发泄还是换成骂骂人吧,只是千万别骂领袖。广播站那帮JR别一天没事就拿着《安静》瞎放,还要不要人活?!扯淡最后,冒着千人痛骂的巨大风险抒发一下个人观点(绝对只是个人观点):Basketball is dung,and basketball team is a pile of dung!努力!Communism一定要实现!!!
物化
我就是冷漠,新都碎了还管别人怎么说。不想成为谁的累赘,忍不下心责备只有知难而退。别对我说让我一直恨你,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的爱恨就这么一点,都给了你,而你远去,让我还怎么能够对人笑,对人哭。本无对错,痛都痛了还计较什么。悲伤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字典里悄无声息的删除了“羡慕”这个词语。不再去羡慕别人的快乐美好小幸福。原来每个人过得都不快乐。既然连“羡慕”都已不再,更何谈“嫉妒”呢。原来我已经摆平了人类心灵最大的毒瘤,也就是说我少了一劣根性。居然,可以。
天下仅存三分月,竟有二分在苏州。我想李白那样的痴迷着月亮,无月便无我心。忽的记起朋友们都叫你No.1,如主。主可创世,亦可灭世。The One——No.1,上帝在无奈地笑,呵呵。
终于冷的彻骨寒心;终于看见玫瑰花编织的利剑穿心而过;终于笑着看见血滴下来,滴入土里,滴在你手上。把这骨骸,连并灵魂,一齐碾碎,葬入花冢。
看你穿越云端飞的很高,站在山上的我大声笑,也许你呀不会听到,把梦找到,要过得更好……
庄生晓梦迷蝴蝶,而我呢。或许梦里不知蝴蝶翩然舞起……
放不了手,就斩断双手。完了,都完了,结束,落幕。
曲终人散……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写!

—— zhaorong

zhaorong
众说纷纭Comments
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
小提示: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
努力发送中...
  1. 1 楼 葛莱

    百度搜索过来了,留个脚印哈

    2014年01月11日 04:13:43 回复 取消回复
  • 评论最多
  • 最新评论
  • 随机文章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zhaorong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61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