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栖息晓筑 > 查看文章

陌上尘埃,染起几人伤怀

栖息晓筑 你是第1586个围观者 0条评论 供稿者:

流年倾逝,也不过那人回眸一眼,望穿秋水,勾勒着江南烟雨后,晓月初晴的容颜,荒野间旋舞的迷迭,迷乱了女子鬓间轻颤的步摇,拂起白衣胜雪,天地黯然。

画中影,蹁跹迷离,画外人,惊鸿一瞥,胼胼正正千字文,道不尽女子眉目中几许惆怅,寻不清一点相思几时绝的尽头。

独倚危阑,默然等待来年的第一场烟花,即逝的光芒斑驳了夜色天空,唯看盛世中最初的繁华,最后的寂寥。浮生若梦,绽放的烟花勇敢而温柔,燃尽最后的血液,也要在这苍然的世界,划过最美的痕迹。

前一刻还在为那缕残光悲戚,后一刻却看到了烟花无悔的滑落,刹那,被远风吹起的沙迷了眼,眼眶弥漫的雾气,滴落的液体,静默在满目的嫣然中,此时的世界,只我一人,兀自在寒风中思念远去的过往,欢歌抑或悲语。

遥望时光远去的痕迹,也只是秋来冬往时落红的往复,将要告别了人生中最绵长最烂漫的年华,待此刻妄想追忆时,早已在时间的长河中被湮埋,被沉淀的丝毫无剩了。

童年的歌一成不变的唱着,却记不起吱吱呀呀的曲调了,轻狂的年少曾走过,却在尘埃四起的迷离中遗失。此时的风景已不在如旧日和风中带着草木的芬芳,却更多的带来了都市中金钱与欲望的气息。

忽的怀念起那是光着脚,在田野间奔跑的张扬,阳光折射出睫毛的倒影,抚上了稚嫩的脸庞上异样微红的晕,温柔的眉。

世道无常,记忆中稀稀疏疏斜倚夕阳的草屋不见了,被鳞次栉比的高楼所埋没,行人们指点轻诉的不再是乡间垂头麦子,亦没有了那时灼人的柏油马路。

记忆中总有一双手,浅浅的牵着幼小的身体,有着世界上最细腻的触感,不顾一切将迷途的孩子引向彼方灯火通明的地方,却让霜白染上青丝,让粗糙取代了细腻。

小屋旁的脚踏车还停在那里,这么多年未曾覆上尘埃,总有那么一副脊梁挡在前面,阻隔了风雨倾泻的冲击,即使一日一日的弯曲着,却极力的固执的不愿弯下,静静守护着身后的孩子。

安静的琴弦上忽然奏起了纺锤车的声响,那一刻带着笑意的人,已被皱纹弥漫,睡意惺忪却依旧在暗黄灯光下弹唱幽远的歌。

烟花正放时,瞬间的华丽送给了高阁上仰首的人,却将落寞后的寂寥、彷徨逐一留给了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黯然,不愿让远处兴意盎然的人落寞、遗憾。
突然读懂了烟花的幸福。

多少年后,依旧不会后悔

因为,曾在你的生命中极力绽放过

或许,你忘了吧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瞬间

当初遇见你时,便有人曾告诉我

你的幸福,我只能观望

所以

我选择让你幸福

但是

我等你,在时间的尽头。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写!

—— zhaorong

zhaorong
众说纷纭Comments
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
小提示: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
努力发送中...
  • 评论最多
  • 最新评论
  • 随机文章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zhaorong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61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