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IT客 > 查看文章

google:一种德鲁克式的理想?

IT客 你是第1732个围观者 0条评论 供稿者: 标签:,

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可能从来没有阅读过《新社会》,但是他们所创造的群体文化却与这本书的作者的观点非常契合。

Rich Wartzman

Google(GOOG)近期发布了异常亮眼的第三季度财务数字:利润增长46%,收入增幅高达57%。消息发布后,其每股股价大涨6.14美元,已超过639美元。但是,还有另外一组数字令我印象更加深刻:Google在加州山景城的工作区有17个咖啡馆,员工可在这些咖啡馆免费享用三餐和茶点,鼓励工程师将每周20%的工作时间从事一些他们感兴趣但并非其核心工作内容的公司内部项目。

Google建立了一种比我所了解的任何一家企业都更加德鲁克式的工作环境——更准确地说,是早期德鲁克式的。

杰克•贝蒂曾为这位已逝的管理学大师作传,他将德鲁克式解释为,“工作应当体现人的社会价值,如机会、社交、认同以及个人满足,而非仅仅反映成本、效率一类的商业价值”,这些观点,彼得•德鲁克在他1940年代的一些早期主要著作中就已提出。

当然,很多公司(也包括其它类型的组织)都赞同这些原则,并在不同的程度上奉行他们。

Google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将这些原则发挥到了最大限度,并且不仅简单体现在它所自诩的福利名单上,这个名单包括——除了提供免费美食以及鼓励梦想外——现场理发和加油(非免费),医药健康检查,有补贴的健身课程,电影专辑和讲座,各式各样的兴趣小组,遍及湾区的班车服务,社交和家庭聚会,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和埃里克•施密特等高管经常会参加的每周五的”市政厅”和闲聊聚会,为某人对公司做出的贡献以及对购买混合型车的丰厚现金奖励。

一个自我管理的”村落”

实际上,在以上提及的所有事情之外,最使Google符合早年德鲁克所奉行的”公司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工具也是一种社会制度”的信条的,是这个互联网公司所营造出来的那种涵盖一切的工作气氛。

更具体地讲,德鲁克对于工业时代的愿景中包括建立一个流水线工人能够自我管理多方面事务并且因此获取大大超出薪酬的回报的”工厂社会”。他在1949年出版的著作《新社会》中写到,工人们需要”与同事建立良好而紧密的群体联系,与主管建立良好的关系,进一步的,也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人,获得认同、社会威望和满足感、建立社会地位和职能”。

Google在本质上讲并不是一个”工厂”,但是员工们在描述他们的高科技公司的时候所进行的描述与德鲁克的惊人地相似。在大约两年前加入公司的机械工程师丹•莱特纳说:”它就像个村落。”

虽然Cafe Pintxo提供的午餐和晚餐、小菜组合,亚洲风味的Pacific Cafe和Googleplex(总部所在地)的任何其它小餐馆都非常棒,但最能刺激莱特纳胃口的还是同事之间同志般的友谊以及创造性的讨论。

莱特纳说,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进餐时的谈话中会发展出非常重要的合作,并帮助他认识一些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同事。每当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他会开始积极奔走,用他那20%的时间与家得宝(HD)联系(费用由Google偿付,这是一项基础政策,不须管理层的批准),根据他和一些同事的创意生产样品,并检测这个创意的有效性。

一种能够创造额外收益文化

最好的创意总是能够被推送到管理者那里,如果他们被批准实施,就能够变成正式的项目并获得资金支持。而那些不足以应用的创意通常很快也就被遗忘了。”这是非常有竞争性的地方”拉特纳说,”并不总是富有同情心。”

Google不会透露它为众多的员工福利所支付的代价,一位女性发言人指出,尽管公司在计算方面有非常突出的优势,但是也无法对生产力效用进行量化。然而,这种文化显然为公司带来了额外的收益。Gmail、Google News、Google Earth上Sky的应用,都是从那些员工在20%工作时间里进行的项目中脱颖而出的。

然而,对拉特纳来说,即使是那些最终没有被采纳的创意也有极大的价值。他表示,仅仅是推行创意实施的过程,就证明了在Google的15000多位雇员中,有许多人的身上同时兼备了”企业家和艺术家”的双重特质。他补充到,它满足了”每个人创造的需要”。

文化增强可能带来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提供所有的这些福利在一切正常运转以及财务前景非常乐观的情况下是相对容易的。相对于自矜于现有的成就,Google更应该对未来的可能的挫折作足够的准备——就像无数曾经看起来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公司所经历过的一样——它在所有这些方面的承诺是经得起考验的。

随着时间过去,德鲁克自己放弃了”工厂社会”的构想,悲观地认为,大多数公司会满足于维持底线而不做更多改进。想要在美国或其它地方寻找一个有劳动保障的工厂社会的范本也越来越困难。在1980年代后期,德鲁克开始在非盈利组织中寻找一个”象社会一样能够给人目标和方向”的范本。

也许德鲁克过早地放弃了工厂社会模型,但谁又能想到在他在半个多世纪前所提出的一个概念会在2007年才被一个世界上最有超前意识的公司大胆地实现了呢?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写!

—— zhaorong

zhaorong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
小提示: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
努力发送中...
  • 评论最多
  • 最新评论
  • 随机文章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zhaorong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6105号-1